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北国飞花旧作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0:33:2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也不知今年是怎么回事,自开春以来便时不时下一两场雪。本来春光正艳,以为花开不远,可一觉醒来,窗外又是一片冰天雪地,萧索的景象就仿似来到了世界末日。春天里下雪,就如同希望里滋生了绝望,但如果反过来——春天里下雪,就如同绝望中蕴藏着希望,似乎也并无不可。总之,这是一个哲学辩证问题,就由那些哲人来解释吧!    (一)  碎雪霏霏,乱舞在城市的每个角落。春天里的雪没有质感,参杂着些许雨的成分,打在路人脸上如同冰吻一般。我扣上大衣背后的帽子,加紧行路。眼前破碎的景象令我油然而生一种急景凋年的幻觉。我无暇他顾,然而在经过学院楼时,还是觉察到某种熟悉的脉动,于是,余光之外,我见到了她——若阳!她混在一队女孩(人)里,一只手搭着一个女生的背,正说笑着,顶着风雪疾步向食堂方向走去——那身影同记忆里的一般鲜明、深刻,没有丝毫改变。    回到宿舍,我独自来到自习室,从七楼望出去,可以鸟瞰半个校园,连着远方的部分市区。雪漫舞在城市上空,氤氲了我的思绪,而若阳的突然出现,将它带得更加渺远。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因为那些逸散的花,因为那些错过的人,因为那些感动过的日子。    雪依旧下个不停,我知道若阳有多厌恶这种天气。她是水乡江南生人,早已习惯并爱上了那里四季如春的气候。她曾一再跟我提起她杂花生树,草长莺飞的故里,她说,在家乡,她每天上学都会经过一个栽满桃树的小岛,少时的她背着书包,哼着歌,飞一般地蹬着单车,在经过那里时,她会合上眼、仰起头,这时,缤纷的桃花便会擦过她的鼻尖,留下满面清香。而她厌恶北国,因为这里无常的天气,因为这里没有那么明艳的桃花。我说北国的桃花是白色的,不信你看。顺着我手指的方向,若阳别过头,窗外,雪花漫舞,如毛如羽,整个校园在雪的映衬下,已变成一个童话般的纯白世界。可若阳还是提不起神,她的心在如梦水乡,在烟雨江南,在栽满桃树的小岛上。  当晚,若阳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写道:“流光容易把人抛!”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回道:“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二)  若阳并不是那种多愁善感,温婉端庄的淑女。至少在表面上看,她就是个十足的假小子。她身材瘦削像块被拉长的搓衣板,西瓜皮式的短发盖着骨骼深刻的脸,不算高的鼻梁上卡着色质厚重的黑框眼镜。她永远穿得邋邋遢遢,走起路来就像只横行的螃蟹。但她永远保持着饱满激昂的情绪,在人前,她活拨得就像只被人驱赶的呱呱乱叫的鸭子。她仿佛与忧郁绝缘,可她却写出了清新隽永,令人叫绝的美文,在校报里她的文章受编辑推崇,这曾一度令我陷入困惑——这样一个疯疯癫癫的女生,居然写出了那般雅致不俗的文章!但后来我便释然了,原因是,自从我发表了几篇文章,人们便总拿“艺术家的性格”来调侃我的某些散漫行为。这要我有了自圆其说的借口,也使我弄明白了一个道理,相对于正常人来说,作家啦,艺术家啦,必须得是疯疯癫癫、神经兮兮的。如果不疯疯癫癫、神经兮兮,不做出点有异常人的举动,那便不配称其为“家”。所以疯疯癫癫的若阳能够写出这般文章,也便不足为奇了。    也许是若阳的与众不同吸引了我。我决定和她交朋友。那天主编号召大家开个联谊大会,我假装没带钱,向若阳借了五十块当报名费,她慷慨解囊,仿佛我们是十几年的老朋友。聚会定在了周末,周末我早早来到集合点,若阳早已等在了那里,我趁还钱的契机,和她攀谈起来。若阳很是健谈,我俩天南海北的扯,  从故乡到文学再到电视剧,我说我非常、及其、特别喜欢刘若英的《似水年华》。若阳酒逢知己般地,说:“我也喜欢,我非常、及其、特别喜欢黄磊的《似水年华》”然后,又不无调侃意味地说:“你喜欢黄磊吗?”我只好说:“喜欢”她说她家里珍藏着一部小说版的《似水年华》。我激动的要她一定拿给我看看,她说等寒假过后,一定给我拿来。快走到“避风塘”时,我实在绷不住,对她说:“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认识你的吗?”“当然是从在校报工作的天起。”若阳并没听出我话里暗藏玄机。我故作神秘地摇摇头,沉声说:“其实在此之前,我便已经认识你了。”若阳投我以询问的目光,我接着眉飞色舞地说:“那天,在图书馆,你往A区赶,我往B区走,在错身的刹那,我便牢牢地记住你了,当时,你的手里好像还拿着本书,应该是……《席慕容文集》!”若阳闻言大是惊诧,我难以抑制地,激动地说:“你知道,那么多人,为什么我偏偏就记住你了?!”若阳很白痴的摇摇头,说:“为什么,快说!”我强压着笑,说:“因为你走路的样子真的是太——有个性了!!!哈哈哈!”跟着我抽搐着爆笑,嘴里的水喷了小强一脸,小强老大郁闷。我不停的笑,引得左右的人纷纷别过头,我这才发现刚才的话有些唐突,惶惶然察看若阳反应,没想到她不仅没生气,反而也跟着笑。那次联谊,若阳简直玩疯了,她几乎参加了所有的游戏,像个神出鬼没的魅影。  (三)  以后的日子,若阳不时发来一些搞笑的短信,我没那么多的“货”,只好从图书馆租了一本《幽默大全》,找出几个精致的笑话发过去,作为回馈。结果若阳义正言辞,很不留情面地说:“你这充其量就是个幽默小故事,和搞笑短信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我无语,好久,讪讪地说:“这样才有意思嘛。”    我和若阳相见,大多是在例会的时候。我们供职的校报和其他校组织一样,逢周一、周三都要例会。例会其实和集会差不多,基本上是大伙东一堆,西一撮地围在一起,互相寒暄、侃侃大山(几百年没见面似的),等着各自的头儿讲话。由于平时也没太多变动,就像生活在大多时候都是平淡无波一样,开会往往没有实质内容,无非是各自的头儿一番慷慨激昂,口沫横飞的演讲,翻来覆去,中心就一个:“大家一定、千万、务必要好好干啊!!”    有次会后,若阳拉拢来一些女部友,神秘兮兮地围在一起,我按捺不住好奇,凑过去旁听,原来是若阳将要挑战“百事新星歌唱大赛”——她已杀进前十强,她想要哥们们帮他打打气、助助威!我当即大怒,喝道:“你为什么不把俺叫上,是不是不把俺当哥们!!”若阳不知所措,连连道歉:“当然不是,当然不是,你真的想去?”我点点头,“那你就去吧!“说完,若阳便慌慌张张地跑掉了,说是马上还要上课。她走出老远,我才猛然想到忘了管她要比赛的时间,地址,见部友欣然还没走,便朝她要了。    我是真的很想看看若阳在舞台上的样子。她是天生的喜剧演员,如今蹬了台,找到了正确的位置,一定会很有意思。但适值当晚开班会,会后已超出比赛时间半个小时,我匆匆赶往赛场,无头苍蝇般地破门而入,刚好赶上若阳登台,我又惊又喜,平服了情绪,见现场气氛搞得像明星歌友会一样:漆黑的会场里,闪光灯变换着颜色,营造光怪陆离的景象,疯狂的粉丝呼啸着,挥舞着荧光棒。我捡了一个人少的角落站下,见舞台上的若阳,蹬着高跟鞋,穿着皮衣、皮裤,倒竖着头发——活脱一个搞笑版阿童木!台上另有一个长相很甜的女生,原来她们是一队组合。“下面有请,棒的组合——‘我们俩’组合!”主持人表情痛苦,嘶哑着嗓音,仿佛挣扎出一口力气般地宣布。台下一片沸腾,热浪一般。音乐跟着响起,这时一个疯狂的粉丝,“奋不顾身”抢上台去,又“奋不顾身”的将一环荧光圈套在了若阳头上,若阳只顾着咧嘴傻笑,竟忘了跟节奏唱歌。  我已记不清那首歌的名字,只记得若阳的歌声又脆又亮,有点像孙燕姿,我陶醉在她的歌声里,感到无比的不可思议。  也许是近来流行丑女,相对甜甜女,若阳更受歌迷的青睐,大家都把礼物送给她,她不得不把“大笨熊”放到地上,挥手示意大家不要再送礼物了,但疯狂的粉丝还是蜂拥而至。  遗憾的是若阳因为开始的插曲,不幸落选,但谢幕时她依然咧着嘴傻笑,倒是有不少粉丝掩面而泣。  后来若阳在博客里写道:“我在大学也过了把超女瘾!”  自从若阳知道我真的去观看了她的比赛后,她才真正把我当成了朋友。再后来我们成了挚友,我们时不时互发短信,将自己不着边际的、琐碎的情感,坦白给对方解读。有时一个人只是很希望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另一个人,而不需要对方给以解释。从她的话语中,我发现了她易感、忧郁的一面。    (四)    秋天入学,经过艰苦的军训,参加完各种洗脑活动,当一切琐碎事宜告一段落,初上大学的新鲜感、兴奋感也随之抹平,生活又开始回归平静,也许平静才是生活的原身。在平静的时候,日子往往过得飞快。  11月11日,我正独自在休闲阅览室百无聊赖地嚼饼干,一边走马观花地扫眼空洞的电视剧。若阳忽然从我背后冒出来,一拍我肩膀,我一回头,她已在我旁边坐下:“Hey,你也喜欢来这里吗?”我说。“不,我是头一次来这儿。”若阳神情不耐地看了半天电视,说:“这个电视剧编得太烂,演员演得太做作,我能不能换个台。”我点头赞成,若阳找来遥控器换到湖南台,上面何炅正活蹦乱跳的主持一个节目。我每见何炅干瘦的如同营养不良的模样便忍不住爆笑,眼泪都笑了出来。若阳问我笑什么,我说湖南台真是太有才了,居然挑来这么一个精致的男主持!若阳看了会儿电视,见我饼干嚼得香,忍不住抓了一块,说:“我也尝尝!”然后称赞味道不错,说我懂得享受,又去售货处买了两瓶饮料和口香糖,我俩便在那儿海阔天空起来。她跟我讲她的故乡,讲她小时候的故事,她悠然神往地讲栽满桃树的小岛。我说那岛可能便是传说中黄老邪住过的桃花岛。若阳大笑。  我们一直聊到图书馆闭馆,回去的路上,若阳说:“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说不知道。若阳笑我老土,告诉我今天是“光棍节”。我问她为什么叫光棍节,她说:“因为11月11日,光棍们都聚一块了!”说完若阳哈哈大笑,引得路人注目。  (五)    流年似水,故事不会发生在每一天,而每一天却终将成为故事。就这样在无知无觉间,从天上飘下片雪,接着第二片、第三片……天女散花般地簌簌陨落。北国已是真正的北国!  我是北国生人,习惯并爱上了这里四季鲜明的气候。雪予我以亲切感,像老朋友。当雪花落在我身上,那清冷的温度令我为之一爽。雪每每激起我的诗情,而那天走在飘雪的街上,我忽然想起了若阳,想到她是多么厌恶这种天气,可能此刻她正思念着她的故乡。于是,我心念一转,忽然想用江南人的心态来写北国的雪,当即写下《冬曲•梦江南》:    挥挥手,作别我美丽的故乡  你的孩子将羁旅异地。  女儿所逐寻千万里的理想啊  一如这漫天纷舞的花雨  ——烂漫而瑰绝!    片片粉红的桃花  依旧在风中痴情的傻笑吗?  江南,烟雨空濛;  而眼前,雪正飘零……    这里的桃花是白色的啊,  一如离别时黯然神伤的栀子  一片,两片  粘住我绵长的思念……    思念缱绻在忧伤彼端,  思念流连在似水江南,  思念直蔓延到成长初的地方……    ——江南,你可还记得啊  在阳光的午后  一个疯狂的少女飚着单车  在经过那绽满桃花的小岛时  仰起头  ——馨香点点,  擦过鼻尖……    并将这首诗在次日送给了若阳。  若阳收到我的诗很是兴奋,说我读懂了她的情感,为此她还一再滴泪不止,她说她将诗拿给她的室友看,室友俱滴泪不止。她很认真地说:“你知道那天下雪我有多感伤,我在雪地上看见有人用手划出的大大的‘家’字!”    为表感谢若阳在第二天送我一副自书自裱的书法,上面是一首林徽因的诗《你是人间四月天》。我曾有几年书法功底,见若阳的书法差强人意,但还是大加赞扬了一番,说她的书法有如行云流水,雅赛羲之,并表示还想再求墨宝一副。若阳说我不懂门道,叫我不可乱说。结果,几天后她又送我一幅自书的字,写的是古诗《春晓》,她说她希望春天早早来临。我见这幅字已比上一副有很大进步,颇感讶异。    (六)  我喜欢的一件事便是做坐火车。因为火车就好像一个浓缩的社会,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故事,而旅途的漫长,可供我们逐一去探求、了解。两个初相识的人是不会完全了解对方的,因此,人们才喜欢交往、聊天,好从对方身上索取更多的故事,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这样便促成了“朋友”。    冬天里,若阳发表了一篇令人震惊的文章,文章的内容爆料出她是一个单亲女儿。她的母亲因病早逝,抚养她长大的只有相依为命的父亲。这难以置信的事实令我当即发短信问她是不是真的。她说是。我再一次感到若阳的“不可思议”——对她,我还有好多不了解的东西。我开始重新审视若阳的乐观、热情,并开始想要补偿她很多快乐。我知道“补偿”这个词用在这里并不恰当,但那却是我真实的想法——有些人,你的确是想要补偿给她什么,尽管你并没欠她什么。   共 862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三种主要的手术治疗不孕不育的方式
黑龙江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