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江南小说守时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6:35: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走出电梯口的时候,兰静捋了捋齐耳的短发,随手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7:20,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兰静几乎每天都是这个时间到单位。她总是习惯性地依次做完以下几件事情:开电脑,开空调,把几张桌子上的杂物收拾一下,扫去地面上的些许脏物,到楼梯口去打两壶开水,给自己泡上一杯淡茶。等把这些事情都做完了,开机程序也执行完了,走廊里来上班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与兰静同一办公室的还有王强和老刘。王强坐在兰静邻桌,主要工作是接听外勤的报修电话,处理一些简单故障,复杂棘手的难题就交给兰静处理。老刘的主要工作是整理资料。大家在一起三四年了,相处得倒挺融洽。  老刘和王强还没有来。兰静看了看窗外,尽管才八点多钟,可是,因为是在盛夏,这个时候的太阳早已经开始向世人发威了。楼下,外勤工们已经陆陆续续地出发了。他们带着统一的红色安全帽,穿着统一的蓝色工作服,甚至连皮肤都是统一的黝黑色。这个时候出去,大概要到下午五六点钟才收工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管风吹日晒,寒来暑往,外勤工们每天都是这样早出晚归的。想到他们今天又要在烈日下奔波一天,兰静心头一阵怜悯。  八点半的时候,老刘来了。这个矮个子、细眼睛的瘦小老头儿手里永远捧着一只不锈钢茶杯。今天,他穿着一双拖鞋,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办公室。“好热啊!这鬼天气!该发高温费了。哎,小苏,听说了吗?今年高温费外勤比内勤多二百块。嗨,天道不公啊!”老刘走到空调旁边,一边拨弄着空调的风向,一边叹着气对兰静说。  兰静笑了笑。  “叮玲玲……”王强桌上的电话响了。  “喂,你好!”兰静拿起了电话机。  “哦,是苏师傅啊!我小孙啊,有个故障,您处理一下吧。”  “哎,你讲!”兰静拿起笔,记下了小孙描述的内容。在电脑上操作了两三分钟后,给小孙回了个电话。  “小孙,看好了没?”  “哦,好了。苏师傅,谢谢您。”  “不客气!”  兰静放下电话的时候,刚好王强走了进来。他在门口的镜子前照了照,理了理油光可鉴的小分头,扶了扶金丝眼睛,又把领带正了正,才问道:“谁呀?妈的,这么早!”  “哦,是小孙。”兰静答道。  “哦,是这个家伙,就是上次得外线先进的那个?还真是积极!”王强说道。  “他们当然积极了。我刚跟小苏说了,今年高温费,外勤比内勤多两百。平时他们汽油补贴、外餐补贴之类的那么多,还要在高温费上多吃多占,难道我们和他们不是晒的同一个太阳?哎!你说是不是天道不公?”这时候,老刘已经坐在他的位置上开始喝茶了,他忿忿不平地说。  “这些狗日的!整天在外面瞎转悠,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是干正经工作,多长时间是在干私活。人家命好啊!既可以干私活,又可以多拿补助。哪像我们,一天八个小时雷打不动要被困在这里。”王强坐下来的时候掸了掸他的白衬衣。  “叮铃铃……”王强桌上的电话又响了。  “喂!”  “哦,王师傅。我小齐啊,有个故障。”  “你小子怎么这么多事?每天就你电话多。快说!”王强一边接电话,一边在桌上找他的笔。“妈的,我笔呢?哦,在这儿。”  “王师傅,这是个重要客户,您能快一点吗?”  “什么?快一点?唉呦,我的师傅,我又没闲着!”王强记下了障碍,忽然一拍脑袋说:“瞧我这人,到这会儿还没有泡茶呢!”他把那盒碧螺春拿了出来,看了看,“哎,不多了,又得买了。”冲好了茶,吹一吹,呷了一口,“好香啊!”王强把刚才记下的单子拿过来,开始在电脑上操作。“这帮狗娘养的,整天屁事一大堆,叫人不得安宁。”  “喂,小齐吗?”王强拨了个号码。  “哦,王师傅。”  “你小子,看好了没?”  “哦,好了,谢谢您呐!”  “少谢!以后能不打的电话尽量少打。我跟你他娘说过多少次了,我们这儿也忙!总不能接你一个人的电话唦!”王强挂了电话,冲老刘和兰静笑了笑。  “小王啊,上个星期到香港去旅游,感觉怎么样啊?”老刘问。  “哦,你说香港啊?那真是和我们内地不一样啊!人家那生活节奏,那真叫个快!你比方说打车。有一次,我和一个同伴出去游玩,通过电话叫了辆出租车,约好了时间,我那同伴还在磨磨蹭蹭的。你们不知道,我这个人时间观念强了。我就说了:‘你快点啊!过了时间是要给钱的!’好在我这么催促着,到酒店楼下的时候车刚到,掐着点呐!再慢一点就要付钱了。所以说,一个人不管面对什么人,做什么事都要守时。你看人家那时间观念,那生活节奏!”  “是啊!我们内地总有一些人喜欢拖拖拉拉磨洋工,八点钟上班八点半到,十点半回去开小灶。总要建立一些赏罚机制才行!”老刘一边拿过架子上的报纸,一边不无感慨地说。  “可不是!人的觉悟不高啊!”王强说着,把电脑桌面上的俄罗斯方块打开了。  这几天,兰静一直都很忙,所以,对于王强和老刘的对话,她只能听着,却没有功夫插上几句。好不容易告一个段落,她喝了几口茶,站起来运动了几下。这几天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她已经加了好几个班了,太累了,脖子感觉有点酸,颈椎病大概又犯了吧?该去医院看看了。不过完成这项任务要紧,去医院的事还是再拖一拖吧,她想。兰静边扭着脖子,边走到了窗前。窗外,杨树叶子一动也不动,没有一丝风,蝉在树上嘶嘶地鸣叫着。烈日下,路面上的柏油已经融化了。外勤室门口,外勤工们不断地进进出出着,边跑边在用手巾擦汗。兰静看着他们,想起农村的父母。这个时候,他们也该在地里吧?是在扳玉米棒子呢,还是在除黄豆地里的草?母亲花白的头发上是否闪烁着汗珠?父亲的旧汗衫上是否又析出了许多盐霜?看着楼下黝黑的汉子们,想着家乡未老先衰的父母在烈日下耕作的身影,兰静感觉眼角一阵湿润。空调吹来一阵凉风,兰静不禁打了个寒噤。“阿嚏——”她打了个喷嚏。  “这坐办公室吧,就是这么不好。不开空调吧,又嫌太热了,开吧,又容易感冒。哎哟,真正命苦啊!”王强一边专心致志地玩着俄罗斯方块,一边长叹一口气道。  兰静用纸巾擦了擦鼻子,摇着头笑了笑。  王强桌上的电话响过几次以后,时间就到了十一点多。走廊里开始骚动了起来。老刘起了身,伸了个懒腰,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哟,终于捱到下班了!”王强看了看显示器右下角的时间,连忙说道:“哎呀!十一点多啦?赶紧走,今天还约了朋友呢,可不能迟到。没办法,我这个人呀,就是时间观念太强,改不了了。哎,小苏,快下班了,我提前一会儿啊?”说话间,王强已经走出了办公室。  “叮铃铃——”报修电话又响了。  “喂,你好!”兰静拿起了电话。  “喂,苏师傅,有个故障,可能麻烦一点!”  “哎,没事,你讲。”兰静记下了,并开始操作起来。  王强又急急火火地跑了进来。  “怎么了?”兰静问道。  “呵呵,只顾玩游戏,忘了拿钥匙了。咦,你怎么还不走?”  “哦,又来了个障碍。”  “十一点半了,同志!我说你这人就这点不好,没有个时间观念。管他娘什么障碍呢,到了下班时间就走人,又不违反劳动纪律。行了,我没时间跟你讲了,我约了人。”王强在镜子前理了理整齐的头发,又急匆匆地走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兰静才把这个障碍摆平了,她回了电话:“大张,看好了没?”  “好了,苏师傅,耽误您下班了。”  “没啥。”  兰静走到楼下的时候已是十二点了,一阵热浪袭来,让她没有了走出大楼的勇气。因为大家都下了班的缘故,热闹了一上午的大院这时却是一片寂静。路过外勤室门口的时候,她刚好看见小孙在打理他的工作包,看样子又是要出去。  “小孙,这会儿还出去吗?这么毒辣的太阳。”  “是啊,苏师傅,跟一个客户约好了的,他只有中午有空。”  “不能抽个其他时间,到傍晚不行?”  “啊,不行啊,苏师傅。跟人说好了就要做到,遵守时间可不就是信誉吗?您说呢?”  “哦,对。”  “呜--”小孙的摩托车驶了出去。  看着小孙消失在烈日下的身影,兰静忽然想起上午王强说过的话,一个人不管面对什么人,做什么事都要守时。她想,王强说的这句话并没有错呀,只是她怎么老觉得这句话从王强嘴里说出来就让人感觉有哪儿不对呢?不管他了,她想,还是快点回去吃午饭吧,下午早点来加班,按时完成手头这项任务要紧。想到这里,兰静赶紧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共 32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女性不孕
哈尔滨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基层就业 微信制作小程序免费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